当前位置: w66利来网 > 厦门股票配资 > 正文

2018海外资产配置正当行

2018-11-18 06:43 1

在全球連接日趨緊密的今天,全球資產配置已經不是一個陌生的詞彙。而很多投資者依然不明白為什麼要進行海外資產配置,今天我們就來講講。

海外資產配置比例目前遠未飽和

如果做一個橫向比較,我們會發現中國人海外資產配置比例並不高,只有4%-5%。發達國家家庭海外資產配置約為15%左右,某些國家甚至更高,比如新加坡,由於自身市場太小,資本市場又發達,足不出戶就可以全世界投資,所以比例高達37%。

從與發達國家海外資產配置比例上的差距來說,中國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過去十五到二十年的時間,中國絕大多數家庭財富的累積,多和房地產因素有關。越早投資,投資越多,那麼家庭財富累積越快。

早期,中國人投資房地產只關注家庭所在地的城市,後來隨著財富積累、市場開放、資訊公開、壁壘降低,投資者們開始全國範圍內投資。例如投資回報率比較高的北上廣深,以及海南、三亞、廈門、煙臺等這樣的旅遊城市。

而最近幾年,隨著“全球化”新浪潮和金融知識普及對高淨值人群投資理念的影響,他們的投資更加多元化,需要尋找更多的管道來消化這些快速累積增加的財富,進而使得他們的資產配置更加合理。

在這種大背景下,高淨值人群對於跨境金融的投資就顯得格外關注和重視。未來十五到二十年,中國家庭財富也會和一個因素高度正相關,就是海外資產的比例。

僅2015年,中國投資者就購買了超過300億美元的海外房產,2016年更是突破了400億美元。

根據胡潤發佈的《2017中國高淨值人群財富管理白皮書》顯示:

1)中國大陸地區千萬資產的“高淨值家庭”數量達到 147 萬,其中擁有千萬可投資資產的“高淨值家庭”數量達到 74.9 萬;

2)擁有億萬資產的“超高淨值家庭”數量達到 9.9 萬,增長率達 11.6%,其中擁有億萬可投資資產的“超高淨值家庭”數量達到 5.9 萬;

3)擁有3,000 萬美金的“國際超高淨值家庭”增長率達 13.3%,其中擁有 3,000 萬美金可投資資產的“國際超高淨值家庭”數量達到 3.9 萬。

資料表明,總資產千萬以上的人群數量和可投資資產千萬以上的人群數量均保持了兩位數的增幅,這也保證了未來中國人海外資產配置比例將持續穩定增長。

資產配置的多樣性

從理論上講,在資產類型的相關性很小的情況下,通過分散投資能夠在同等收益的情況下降低風險。

如果投資方式太過單一、不具備抗風險能力。一旦未來出現“黑天鵝”,或者小小的政策變動,都可能會讓投資者瞬間回到解放前。

在投資組合中涵蓋不同風險級別、不同收益水準、不同市場和不同流動性的投資標的。這些資產之間的相關性要盡可能得小,以此達到分散風險的目的。

海外投資的種類

海投的種類一般有以下幾種:海外房產、外匯存款、海外保險、股票、債券、VC/PE、理財產品、境外公司、藝術品、期貨、QDII等。

不同產品匹配不同的需求與風險。我們可按風險等級進行以下簡單歸類。

■ I 類低風險

外匯:外匯存款簡易方便,流動性高,但收益低。

■ II 類中低風險

房產:海外房產是大家最為熟悉的海投方式。

來自中信銀行和胡潤百富的研究資料顯示,已在境外置業的高淨值人群在境外平均擁有 2.9 套房產,美國仍是高淨值人群境外置業的首選目的地。

但是房產投資對資金起點要求較高,主要投資對象為高淨值人群;且必須通過需要靠譜的仲介管道購買,最好是具有房屋管理服務的機構。

債券:海外債券市場,起點較高,多為機構市場,個人認購性價比較低。

海外保險:海外保險也是大家較為熟悉的方式。市面主流的海外保險有香港保險、美國保險、新加坡保險。尤其是香港保險近幾年非常火爆,中國內地客戶每年至香港買保險的保費達幾百億。去香港購置保險地域方便,資金要求低,風險低,滿足保障功能,是一種廣泛認可的海投方式。

■ III 類中高風險

QDIIQDII是國家主導的海投方式,只能滿足市場很小比例的需求,其額度有限,且很難搶到。

股票、理財產品、期貨:不保障本金,比較適合風險承受能力較高的客戶。

以及VC/PE、境外公司、藝術品等客戶需求明確、或起點較高的海投方式。

總之,選擇適合自己的海投方式很重要。同時,我們鼓勵客戶多嘗試,在自身風險承受範圍內,多嘗試組合配置海外資產。

高淨值人群緊盯海外資產配置

促成高淨值人群加速海外投資的時點主要在最近兩年。

國內方面,股市低迷,房市限購,各種理財產品利率不斷下行、房產稅、遺產稅呼之欲出;國際方面美國加息和人民幣持續貶值、CRS 全球徵稅正式啟動實施等等,這些敏感的國內外政策資訊一次次地刺激著中國高淨值投資者的神經。導致高淨值人群的關注度自然而然的轉向海外。

2017年中國高淨值人群對於海外理財(海外基金、海外保險等)的關注度達到26%,比去年同期翻了一倍。其中很大一部分在正是以上諸多因素刺激下快速在2017年完成了海外資產配置,促成了高淨值人群海外資產配置一個小高峰。

驅動海外資產配置的主因是來自于高淨值人群對財產安全、隱私保護、投資多樣性和風險管理等因素的考慮。隨著外匯管制的嚴格,同時又有資產保值、子女留學、居家移民、規避CRS全球徵稅等剛性需求的推動。進行資源配置優化海外投資對於當下未作配置的高淨值人群來說已經是必然之舉,大勢所趨。

看似遙遠的海外資產配置其實離我們並不遙遠,為了財富的穩健增值與傳承,2018海外資產配置正當行。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w66利来网